2010年4月20日 兩性新聞/http://gendernews.pixnet.net/blog

王愛華

▲王愛華

■『愛情是一種力量、是一種互相鼓勵支持的信念、是一種無微不至的關懷!愛情就是不離不棄!』

■『只要有一線希望,我絕對不會放棄治療,我一直有種直覺她一定能醒過來。』

■『我誰也不相信,就相信我老公!』王愛華清醒後說的第一句話,讓陳建雨每每想起都幸福得流淚。

【那一幕】

難以回首的痛

『你看看誰在前面,過去追他。』在「濟寧醫學院附屬醫院」神經外科病房的走廊內,王愛華抓著姐姐的手蹣跚地向前走,站在對面的丈夫陳建雨半蹲著張開雙手,看著妻子一步步走來,他的臉上樂開了花。19日,記者見到王愛華時,她已經可以下床走路了。

今年的2月18日下午,王愛華突然遭遇車禍,在被送到醫院檢查後確診,她的腦幹受損、蛛網膜下腔出血、身上多處骨折,系急性特重型顱腦損傷,並下達病危通知書。『急性重型顱腦損傷如果生命力頑強,3個月左右就會甦醒,但很可能成為植物人,現在只能是先保命。』聽到醫生的話,陳建雨怎麼也想不到上午還好好的妻子,現在任自己怎樣呼喊都沒有任何反應,甚至隨時都有生命危險。看著躺在床上臉色煞白的妻子陳建雨心疼得掉下淚水。

『我們結婚6年從來沒有吵過一句嘴,孩子還小不能沒有媽媽,為了孩子妻子也一定要醒過來。只要有一線希望我絕不會放棄治療,我一直有種直覺她一定能醒過來。』陳建雨回憶當時的情景說。

妻子住進重症監護室,雖然每天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進去探望,但陳建雨依然不放心。『那段時間他見到大夫就問妻子的病情,每天晚上都守在重症監護室的門口不走,有時一蹲就是一夜。』一位值班護士說。

妻子出事後,陳建雨時刻不敢離開妻子太遠。『我希望她能夠突然醒來叫我的名字,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。』

【這一刻】

用愛喚回的福

王愛華住進濟醫附院神經外科重症監護室第30天的時候,陳建雨看著仍然深度昏迷的妻子,幾乎快崩潰了。當時大夫和家人都鼓勵他再堅持治療一段時間,也許會有奇蹟出現。陳建雨回憶起那段艱難的日子說,『有一天妻子突然睜開眼了,我當時激動地去找醫生,雖然醫生說她仍然處於睜眼昏迷狀態,但看到她睜開的雙眼,我感覺她一定能夠康復,也給了我更多勇氣。』

王愛華住進重症監護室的第44天,陳建雨蹲在重症監護室外正在等候,醫生突然傳來了好消息,王愛華甦醒了,並且已經有了正常的直覺。在萬般的欣喜之下,陳建雨激動地陪著醫護人員將妻子轉移到普通病房。

『還記得我們一起去青島打工嗎?』陳建雨不斷地向妻子講述以前的事,為她按摩肢體。他說,出事後妻子一直是深度昏迷狀態,現在雖逐漸恢復了意識,但智力卻處於兒童階段,家裡人有時也會記不起來,這就需要不厭其煩地給妻子進行語言訓練和記憶恢復。『我誰也不相信,就相信我老公!』王愛華清醒後說的第一句話,讓陳建雨每每想起都幸福得流淚。

4月5日從監控室轉出後,王愛華的病情一天天開始好轉。『上週她下床時,我和姐姐兩個人攙扶著她在病房裡來回挪動幾步都很困難,這一周抓著手就可以走路了,有時自己還能走上一段。』陳建雨欣慰地說,他現在非常有信心,相信妻子一定會完全康復。

陳建雨高興地拿出全家福給記者展示,照片中的王愛華是一頭長髮,抱著兩歲的兒子打扮得十分精神漂亮,旁邊是他和6歲的女兒,一家人笑得很開心。

【醫生觀點】

能夠醒來是奇蹟 治療得當可康復

回憶起王愛華剛來到醫院時的狀況,「濟寧醫學院附屬醫院」神經外科趙万巨主任講到,腦幹損傷較重的患者一般救治成功率在5%以下,而當時王愛華已處於深度昏迷狀態,並且呼吸、血壓非常不穩定,已經處於病危狀態。

『如此重病的患者,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甦醒,足見其較強的生命力。而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能下床走路,簡直就是個奇蹟。』趙主任感嘆,腦幹受損的患者進入普通病房後主要靠家人的照顧,從智力、肢體功能等逐步進行恢復,患者家屬的付出之多可想而知。

『他不但每天為妻子按摩2個小時以上,還要幫助她回憶以往的事情來恢復智力,每天堅持下來,既辛苦又枯燥,但陳大哥從來沒有放棄和埋怨過,臉上始終洋溢著幸福的喜悅。這種相濡以沫的勁兒讓人敬佩。』同病房的楊小姐告訴記者。

據醫生介紹,從王愛華目前的恢復情況看,她不久便能夠生活自理,如果家人配合治療得當,很有可能完全康復。

──◆2010年4月20日 《齊魯晚報》 中國

創作者介紹

兩性新聞 Gender News

Gender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