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4月10日 兩性新聞/http://gendernews.pixnet.net/blog

「陰陽人」幼年時被切除睪丸,醫生當時告訴他(她),成年後再將其變成女人。然而,當他(她)20年後再次走進醫院時,卻被告知,因身體原因,他(她)做女人的夢想無法實現,只能接受「中性人」的角色。

做一名有正常性別的心願化為泡影後,一場患者與醫院之間的索賠官司。昨日,案件在礄口開庭,也是湖北首例「中性人」醫療索賠案。

聲音不明

林森(化名)現年22歲,1米76的個頭,穿42碼的鞋子,短髮,聲音既不洪亮也不算尖銳。

他(她)接受記者採訪時說,1990年3月7日,年僅2歲半的他(她)因外生殖器疾病,隨父母從隨州老家到武漢一家大醫院就診。醫生診斷為男性假兩性畸形(俗稱陰陽人),雙側睪丸組織、附睪,以及輸精管等結構明顯可辨,未見子宮、卵巢等女性特徵。醫生綜合病情,作出睪丸切除術的決定,讓他(她)成為女兒身,女性生殖道待青春期後再造。

一晃十幾年過去了,當年的小毛孩已進入了青春期。林森稱,2007年底,已成年的他(她)滿懷希望再次來到該醫院求診。始料未及的是,他(她)卻被告知因盆骨男性化等原因,已不能進行陰道再造術,這意味著,他(她)想化作女兒身的夢想,徹底破滅。

指指點點

2歲半的小林森被切除睾丸時,他(她)自己尚未認識到,未來歲月,自己將面臨怎樣的生活,承受怎樣的艱辛。

林森說,在很小的時候,媽媽便告訴他(她)自己和別人不一樣。

11歲時,林森離開老家隨州,隨父母來到新疆生活。小小年紀的林森不明白父母為何雙雙放棄國營企業的工作,來到這個偏遠之地。

13歲時,林森的個頭越長越高,行為舉止越來越像男孩。有一天,他(她)照常進學校的女生廁所間,卻引來指指點點:『那個人到底是女孩還是男孩?』

類似的事情不斷發生,勾起了林森對自我性別的猜忌,他(她)哭著跑去問媽媽。媽媽說了真相後,涉世未深的林森仍然沒有讀懂「陰陽人」或「中性人」意味著什麼。

性別不明

隨著年齡增長,林森發現自己沒有像一般女孩那樣發育。15歲那年,他(她)隨父母再次來到武漢,尋找當年的主刀醫生,被告知已經退休。此後,高考臨近,林森將精力投入學業,在就讀的重點高中全年級800餘名學生中,他(她)的成績一直穩定在前50名。

然而,2007年高考前夕,因為體檢頻繁,林森迫於壓力輟學回家,逃避性別不明這一現實。彼時,確定性別成了林森要辦的頭等大事。

如今,22歲的林森不敢求職,害怕面對鄰居們異樣的眼光。他(她)寄居在武漢的表哥家,一待就是一年多,『這裡沒人認識我,我也不輕易出門,就在家看書、上網。』

林森一直沒辦身份證,他(她)說,『我把性別確定後再辦,這是對自己負責……』。

提及林森,媽媽吳敏(化名)淚眼婆娑,她說,夫妻倆攜孩子「逃」到新疆,是因為那裡地廣人稀。近幾年,夫妻倆經營一些生意,眼看日子一天天好起來,卻因孩子的性別問題煩惱不已。

『有人問林森是不是男孩時,我支吾著說是;有人問林森是不是女孩時,我也支吾著說是。』吳敏說,令她痛心的是,竟有人當著她的面打賭,賭的就是『林森是男還是女』。

千萬分之一

記者了解到,林森的疾病是幾千萬分之一的概率。

「武漢市醫學會」出具的醫療事故技術鑑定書顯示:當年的林森雙側睾丸位於外環處,為隱睪,發育極差,但其外陰發育女性化。依當時技術手段和判斷,林森沒有男性陰莖海綿體,無法過性生活,所以醫院實施了睪丸切除手術。

2007年,林森再次來到該醫院,被告知已錯過陰道再造術的最佳年齡。院方稱,這與其年幼時未服用雌性激素等因素有關。

做女人的夢想破滅,林森痛苦萬分。他(她)說,如果當初保留睪丸,即便自己成人後不能過性生活,最起碼社會身份也是個男性,可以當個正常人。

這個,正是這場官司的辯論焦點。

性別選擇權

昨日,該案在礄口區法院開庭。法官表示合議後再行判決。

法庭上,林森向醫院提出索賠25.8萬餘元。『手術前,我男性特徵明顯。為何在我沒有子宮、卵巢的情況下,偏偏切除睪丸讓我成為女兒身?』林森說。

林森的代理人「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」武漢分所張仁清、諶明紅兩名律師認為,被告醫院不僅未告知原告父母可選擇做男性或女性,更未告知睪丸切除後,女性生殖器再造術有可能不能實施的後果,醫療行為存在明顯過錯。

被告醫院的代理人辯稱,當年醫生手術前履行了告知義務,家屬也簽字同意。術後也履行了需激素替代治療及陰道再造手術的告知義務,手術方式選擇符合醫療原則,沒有侵犯患者性別選擇權。

──◆2010年4月10日 《楚天都市報》 中國

創作者介紹

兩性新聞 Gender News

Gender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