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月27日 兩性新聞/http://gendernews.pixnet.net/blog

以「賣奶粉的」身份走進自己男朋友的家,卻見到了男朋友的孩子,小敏的心都碎了。2個月來,小敏還一直以為自己遇到了一樁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愛情故事。直到小敏發現自己懷孕,才發現她的「羅密歐」用假名字、假單位和自己交往,並且還隱瞞了已婚事實。

而面對記者,她的「男友」卻稱,自己隱瞞一切只是為了小心起見,再說,『她也欺騙了我。』

■他們的愛情緣於網絡

她網上征婚,他來應征

去年10月份,小敏在網絡上發了一個征婚帖,希望能夠遇到有緣人。『我的姐姐和姐夫就是通過網絡走到一起的,只要真心實意,我覺得通過網絡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。』小敏說,征婚帖發出後,有不少人應征,其中一個叫王翔健的男子追求得比較熱烈。

『開始大家都當作是朋友相處,通過網絡簡單了解對方的情況。』小敏說,王翔健告訴她,自己住在宋都西湖花苑小區,在一家叉車公司上班。王翔健向小敏吐露,自己的前女友很漂亮,但是背叛了自己,和別的男人發生了關係,王翔健捉奸在床。『我聽了以後特別同情他,覺得他很受傷。』此後,小敏對王翔健多了一份關注。

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,兩人終於從網絡走進現實,初次見面小敏對王翔健的印象挺不錯。『話不多,非常老實,給人感覺很可靠。』小敏說,此後兩人的接觸多了起來。

他表示父母不喜歡她

『他下班會主動給我短信,約我逛街什麼的。』剛交往不久,王翔健就向小敏說了一個自己的苦惱,『他說家人給他介紹了一個有錢有勢的女孩,他的父母不喜歡他和我在一起。』善良的小敏說,尊重王翔健的選擇,並打算離開。

『我說要分開,他卻說會盡量說服父母,說他更喜歡我。』小敏說,她被王翔健感動了,於是踏踏實實地和王翔健在一起,兩人發生了關係。

有一次,小敏進入王翔健的QQ空間,空間的提問密碼是「我的名字」,小敏輸入「王翔健」後發現不能進入。『他跟我說其實自己叫王大明,王翔健是媽媽取的名字,王大明是爸爸取的,覺得太土了就沒有用。』小敏相信了他。

懷孕了,男友忽然要離開

2010年12月底,小敏發現自己懷孕了,她向王翔健提出結婚的要求,沒想到王翔健卻說父母不會同意他們結婚。『我說沒有關系,我想和你父母見一面,當面把話說清楚。』小敏說,王翔健以擔心她被父母羞辱為由拒絕了,並答應回去說服父母。

小敏並沒有等來王翔健的好消息,12月31日,小敏收到了王翔健一條要和家人介紹的女友結婚的短信。

短信內容是:『我和她已經聯繫上了,元旦就去她家;我經濟上還是受父母控制的,他們給我四十萬買房子,還會給我十萬結婚,如果不聽他們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,你能承受嗎?』

隨後王翔健將小敏從自己QQ好友中刪除,並且斷絕了和小敏的一切關係。

■她說:從頭到尾他都在騙我

男友居然有家有娃了

看到這樣的短信,小敏很傷心,她想,這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父母呢,她決心找王翔健的父母談一談。

背著王翔健,她來到了宋都西湖花苑小區,但是物業卻告訴她沒有這樣一個人。『我知道他的車牌號,可物業查了,確實沒有這輛車的信息。』

傷心到極點的小敏一個車庫一個車庫地找,最後在隔壁小區的道路上找到了王翔健的車,通過物業查詢得知了王翔健住的具體樓層。

當時正是上班時間,小敏按響了王翔健家的門鈴,開門的是一名70多歲的老人,一個小孩子正在地下玩耍。

小敏冒充自己是賣奶粉的,和老人家攀談了起來。通過聊天,小敏知道,這個孩子已經十四個月大,孩子的爸爸名叫王大明。

『我還知道了孩子母親的名字,看到他的孩子那麼可愛,父母那麼慈祥,我的心好酸。』小敏說,這時她才知道,王大明有一個非常幸福美滿的家庭,一直以來他都是在欺騙自己。

善良的小敏並沒有告訴王翔健父母實情,轉身離開了王大明的家。

『後來通過朋友查詢了他的真實身份,他說的畢業學校是假的,他說的工作單位也是假的。』小敏說,她還發現了王大明曾經參加過另外一個征婚帖。

『按照他孩子的年齡推算,他的老婆當時應該處于懷孕期間。』小敏說。

面對質問,他仍不承認

掌握了王大明的真實情況後,小敏感覺天都塌了下來,因為王大明從頭到尾都在欺騙她。

『他在交往初期就告訴我他家人給他介紹了一個有錢的女友,就是為了以後分手有借口,還讓我無話可說。』小敏說,感覺王大明和她交往的每一步都是設計好的。

『我不想鬧得他妻離子散,只要他肯說實話,我就打算原諒他。』小敏說,1月5日,她和姐姐把王大明約了出來,問王大明是不是有事情隱瞞了,希望王大明說實話。

『我姐姐問他是不是單身,他說是的,問他是不是在叉車公司上班,他還是說是的。』小敏很難過。

她並未告訴他們真相

小敏說,看到王大明死不悔改,她徹底失望了,『不僅如此,他還說自己父親得了重病,不能見我如何如何,我還得裝作不知道,陪他演戲,真的好荒唐。』

1月6日,小敏終於忍受不了王大明的謊言,和王大明攤牌了。『我說我知道你有老婆有孩子,你也不在叉車公司上班,你還有多少事情是騙我的?!』小敏說著說著哭了起來,王大明沒有料到小敏已經知道實情,只說了一句:『你怎麼知道的?』現在,小敏還沒有將事情告訴王大明的家人和單位,因為她覺得不忍心,『我是受害者,但是他也騙了父母、老婆還有他的孩子,他們知道肯定很難過。』

■他說:我們是在相互欺騙

一個謊言帶來無數謊言

26日下午,記者見到了王大明。

和小敏的描述一樣,王翔健看起來比較靦腆,說話的時候很斯文。

對於小敏的質疑,王大明卻有另一番解釋,他概括為這是一段婚外情。

『王翔健就是我的小名,不存在欺騙,我的真名(即王大明)後來也告訴她了。』至於說假的單位和小區,是因為他不敢在網絡上透露出真實的個人信息,『一開始大家不了解,怎麼敢說真實的信息呢?』

而對於自己謊稱的『家人介紹女友』一事,王翔健坦言,自己當時確實有私心,『當時是有這種想法,怕萬一不合適,可以以這個理由分開。』王翔健說,事情鬧到這步田地,他也沒有想到。

那隱瞞婚姻狀況作何解釋呢?

王翔健承認自己和老婆並沒有離婚,老婆懷孕期間他參與別人的征婚帖,是因為朋友用了自己的QQ號,『那不是我自己做的,我也很生氣。』王翔健說,和小敏認識的時候,他正和老婆鬧矛盾,甚至分居,再加上事業上的不如意,他很需要一個傾訴的對象。

『當初認識的時候也只是打算當普通朋友來相處的,後來發現小敏這個女孩挺不錯的。』王翔健說,他漸漸對小敏有了感情,『我甚至想過離婚。』但是當初他是以單身的身份和小敏認識的,所以,第一個謊言一旦開始,就需要無數個其他的謊言來彌補。

以前我騙她,現在她騙我

和小敏在一起,還是回歸家庭?王翔健說自己曾經很掙扎。畢竟,他有一個外人看起來十分幸福的家庭,但小敏的善解人意又很吸引他。所以,王翔健曾經一度和小敏提出過分手,『去年12月26日左右,我和她提出過分手,過了幾天她就說自己懷孕了。』王翔健說,聽到小敏懷孕後,他很掙扎,甚至拿出虛構的女友當借口來逃避問題。

『不過,後來我真的想過悄悄辦理好離婚,和小敏在一起的。』王翔健說,沒想到,小敏悄悄打聽到了自己的真實情況,還故意詐他,『我以為她還不知道,我當時是騎虎難下,已經說了那麼多的謊言了,只好堅持原來的說法。』

『我還沒說她騙我呢,我到現在才知道她叫小梅,她也一直沒有和我說,也沒有給我看過身份証。』王翔健說,小敏向他索要十萬元賠償金,他去派出所報案,才查到了小敏的真實姓名。『以前確實是我騙了她,但是,她知道實情後,就開始設計陷阱騙我。』

他說:她威脅了他

雙方談到補償,兩人徹底撕破臉。王翔健拿出了自稱小敏的親朋和自己談賠償金的錄音,『她現在以懷孕為由敲詐我的錢,我要她拿出懷孕的証據她也不拿。』

王翔健說,他有小敏問他要十萬元的錄音,以及威脅和罵人的短信。『我現在已經報案了,該我負的責任我就負。』

■結局:他已做好「準備」

從親密愛人變成互相敵視的仇人,小敏認為自己被欺騙,受到了很大的傷害,而王翔健卻表示小敏的行為讓自己背負了很多。

『我已經告訴了父母大概情況,我對不起他們,對不起我的老婆和孩子。』王翔健說,現在家裡也不安寧,他已經做好了離婚和辭職的准備。同時,王翔健也坦言,小敏當時沒有鬧到家裡,也沒有和他父母爭吵此事,很難得。

對於懷孕一事,小敏自稱有醫院的証明,不拿給王翔健看是因為擔心王翔健以此証明小敏是在敲詐錢,也擔心王翔健拿到這個証明影響自己以後的生活。而要錢一說並不存在。『是他主動說要給我補償,我姐姐就說十萬一百萬都補償不了。』

小敏說,在錄音中王翔健一直在誘導自己說補償的價格,姐姐就說十萬你有嗎?『他現在就說我們敲詐他,我現在不要補償了,就是要讓大家知道他是個感情的騙子,也讓其他女孩不要上當受騙。』(為保護當事人隱私,文中人名均為化名)

──◆2011年1月27日 《江淮晨報》 中國

創作者介紹

兩性新聞 Gender News

Gender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